机智的六毛

#孙翔厨孙翔厨孙翔厨
#夏陆老残粉(*/ω\*)
#= ̄ω ̄=来一场说开就开的脑洞吧

【黄喻】喻文绉

#喻队酷爱停下来,你吓坏黄少了!

#文州憋玩了,瀚文开始跟你学了!

#听说整个蓝雨都被下了什么不好的东西

#文言文细究的不要23333都是胡编乱造

#广东话是我百度出来的,如果哪里不对可以告诉我,窝改过来(´・ω・`)


黄少天和喻文州开始交往后,两个人为了更加深入的了解对方,进行了一次友好的会谈,内容包括很多,从幼儿园的各种熊事迹,到早茶到底哪家好吃的争论,话题的跳跃性也是大。最令喻文州印象深刻的就是:

"我记得少天跟我说,黄爸爸为了让少天考上重点高中,决定对他进行一次心灵上的洗礼,于是痛说了三天三夜的‘革命家史’,但是少天最后还是来打游戏了。少天还说他爸爸那么能说的一个人为此拒绝和他对话超过三天。"

而让黄少天记忆深刻的是,喻文州是个偏科严重的偏科狂…喻文州偏理偏的厉害,他认为,自己学习文科尤其是语文的全部兴趣和智商都偏给了理科,挺要命的。

"队长,我一直…以为你学习门门好,是老师的小助手,同学们的好朋友,祖国未来的花朵,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

"我语文老师应该不想我当他的小助手,少天,别憋着了,笑出来吧。"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郑轩前辈,黄少怎么又笑成那样了?"

"没事,小卢别理他就行,咱们队就黄少一个神经病。"






喻文州小的时候也是个皮的能掀翻天的人,只要学校请家长,就从来没少过喻爸爸和喻妈妈…调皮的孩子一般都是好动的,而好动的孩子一般脑子很灵活却没有什么耐性,这大概直接导致了喻文州的小学语文和英语的基础没有打好。

等到小学高年级了,喻文州渐渐在家中的混合双打中磨出了耐性,情况好了很多,喻文州越来越懂事,上了初中后,甚至连青春期都一晃而过,喻文州的成绩也一直不错,英语在短时间内也靠补习班抓上来了,这让喻爸爸妈妈非常欣慰,就是…

喻妈妈:"哎呀,就是儿子的语文成绩差了点…"

喻文州:"妈,你太谦虚了。"

喻爸爸:"何止一点…我看挺多点的。"







初一的第一场语文的正式考试喻文州就差点挂科…错误集中在了文言阅读上。
语文老师:"这篇我都讲过啊!"
喻文州:"嗯。"
语文老师:"‘者’的意思你都能判断错!"
喻文州:"记不住。"
语文老师:"我听计算机老师说,你打游戏?"
喻文州:"……"
语文老师:"那游戏快捷键不是记得挺熟的吗!"

黄少天听的直拍坐在旁边的徐景熙的大腿,笑得肚子抽筋,根本无法正常说话。

"盘盘焉,囷囷焉?"

"少天讲人话…"

"那…‘肉食者谋之,又何间焉’?"

"郑轩,队规加一条‘说人话’。"

"黄少黄少,我会那个‘盘盘焉,囷囷焉’,老师前几天刚讲过!"

"文州,哈哈哈哈,你分得清实词和虚词吗哈哈哈哈!"

"宋晓。"

"诶…诶!"

"一会去食堂说一声,就说少天肾不太好,给他一个人补点多秋葵就行。"

于是,就这个梗,黄少天玩了一年…大概不只一年…大概就是只要黄少天能想起来,那他就能拿出来玩。为此喻文州拒绝听他讲话长达3天。






喻文州作为一个男人,自然是咽不下这口气的,早晚有一天他得把这口恶气出了。

"少天,早晚有一天看我不玩死你。"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喻文州例行查完房后,躺在黄少天旁边后如是想。

于是喻文州将这个大仇一直忍到了第十赛季结束世邀赛集训开始之前。

蓝雨第十赛季夏休期开始的第一天,一大早喻文州就用QQ敲了黄少天。

索克薩爾:少天,醒否?

夜雨声烦:醒了醒了,一起晨跑吗?

索克薩爾:吾不疾走。

夜雨聲煩:隊長你怎麼了…你是被什麼玩壞了嗎…

索克薩爾:少天切勿語俗話

夜雨声烦:哎呀哎呀队长别玩了…你是不是昨天被我玩坏了

索克薩爾:汝莫囈語。

接下来,无论黄少天跟喻文州说什么,喻文州都没有用大白话去回答他。而接下来的一整天,黄少天收到了来自整个蓝雨的文言语言的猛烈攻击,从俱乐部高层到战队队友再到训练营的小孩们,甚至整个网游公会的职工,只要和黄少天说话,都是繁体字加古文风格。

最后黄少天心累地改了QQ个签"好攰,唔想讲嘢"。







世邀赛集训的通知让黄少天的心情为之振奋,他已经听了看了太久的文言话,黄少天激动的认为这一定是否极泰来——终于能听人话了。

喻文州:"老地兄,吾真乃未曾想到,你我二人皆受邀于集训,善哉。"

黄少天:"……"

没错,喻文州给黄少天起了一个表字——老地。

然而世事总是难以预料的,集训期开始的第一天,黄少天很正式的愉快的和王杰希打了招呼后,得到了来自王杰希地友好回敬:"老地,数日不见,别来无恙。"

黄少天艰难的扭头看向了喻文州,手捂胸口,做中箭将死状:"队…队长…你………"

喻文州笑眯眯地扭过头跟坐在旁边的叶修开始讨论起了什么。

"叶神想知道让少天闭嘴的方法吗?"

"哦——?"

集训第三天,全国家队文言之风蔚然。







[聊天记录]

[星期X  21:08]

索克萨尔:王队想知道怎么让少天不说话吗

王不留行:……

王不留行:行啊







其实,作为整个"欺负黄少天就用文言文逼疯他"行动的发起人和执行者,喻文州一开始跟黄少天用文言讲话是和黄少天同样心累的,毕竟他不擅长…其实是他不会。但是,随着事情逐渐发展,喻文州渐渐摸索到了特点,自学习古文起就没有征服过古文的喻文州感受到了迷之快感。

喻文州:"真是让人欲罢不能啊!"

黄少天:"文州你就直接说欺负我你觉得爽不就得了。"








后来,世邀赛需要填写个人信息,叶修去收喻文州那份的时候,发现上面赫然写着:

"喻G市文州,索克萨尔也。"

而黄少天的那份也在喻文州手里,喻文州默默的往上填了一行字:

"黄少天者,G市人,老地也。夜雨声烦操作者。"

END

评论(22)

热度(225)